首頁——正文 分享
海南陵水角燈塔的鏗鏘“金花”
2019年07月14日 08:08  來源:中國新聞網  宋體
圖為退休在家的吳秋芳!『閳赠i 攝
圖為退休在家的吳秋芳!『閳赠i 攝

  中新網海南陵水7月13日電 題:海南陵水角燈塔的鏗鏘“金花”

  作者 洪堅鵬 莊冬冬

  每年逢清明,吳秋芳都要偕親人回到陵水角的“家”,祭拜長眠于此的父母,墓旁不遠,便是日出而息、日落而作的陵水角燈塔。

圖為青年時期的吳秋芳與燈塔。受訪者 供圖

  陵水角地處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縣南灣東南,距縣城約20公里,是中國領;c之一,這片海灣風光旖旎,但鮮有人跡。

圖為如今的陵水角燈塔!〖в辣 攝

  1928年出生于萬寧市龍滾鎮的吳朝芹追隨二哥步伐參加革命,1950年解放海南島時,他參加了瓊崖縱隊剿匪,后來在剿匪途中結識了妻子吳三婆。

  1957年,吳朝芹轉業后被部隊招工作守護燈樁,便帶上吳三婆一起來到陵水角安家,成了陵水角燈塔的第一代燈守員。吳秋芳五姊妹此后陸續出生。

  早期的陵水角燈樁,建在山腳海邊的礁石之上。吳朝芹每天點燈、關燈,要爬上山,翻越山頂,再沿峻峭的懸崖攀石而下,由于植物繁茂,他還要隨身帶上砍刀開路。

  由于燈樁被海水腐蝕容易生銹,風大浪急,每逢吳朝芹爬上五六米高的鐵架子時刷油漆,孩子們都要守護在架子下。1965年后,主管部門在當地山頂建起了一座鋼筋混凝土燈塔,吳朝芹才結束了冒著生命危險維護燈器的日子。

  住在陵水角,條件十分艱苦。最初吳朝芹一家人住在茅草屋里,遇到大暴雨時,往往是“屋外下大雨,屋里下小雨”。臺風來了,茅草屋便輕易被掀翻,后來才搬進了部隊蓋的石條房里。一家7口人,靠吳朝芹的幾十元工資艱苦生活。

  吳秋芳回憶,山上土地肥沃,可以種菜、養雞、養豬,但是要買米或其它物品時,父親就得步行一個多小時出去,再坐船到新村港采購!拔11歲的時候早起跟爸爸去買米,因為當時刮風漲水,天色又暗,我走在后邊時不小心掉水塘里,還好爸爸聽到叫聲把我救了起來!

  五姊妹的上學路則是吳朝芹“背”出來的!拔覀兠刻炝璩克奈妩c我們就要起床,步行一個多小時去學校。上學的路上要途經一片小海,我爸得趁著沒漲潮,把我們一個個背過去。有的同學看我們住得很偏僻,說我們五姊妹都是‘野姑娘’!眳乔锓颊f。

  吳朝芹常對女兒們說:“這個燈是漁民們的眼睛,我們一定要保護好它,不能讓它滅了!”隨著五姊妹慢慢長大,她們力所能及地幫助父親做些維護工作,如保養、開關燈、敲鐵銹等,被?诤綐颂幍穆毠冇鳛榱晁堑摹拔宥浣鸹ā。

  吳朝芹工作認真敬業,患病后不愿離開崗位,后來被送往廣州治療時確診為淋巴癌,于1987年病逝。臨終前,吳朝芹希望四女兒吳秋芳接替他做了30年的工作——守護燈塔,并將他安葬在燈塔附近。

  就這樣,當時19歲還沒上完高中的吳秋芳“女承父業”,成了?诤綐颂幬ㄒ坏摹岸迸詿羰貑T。自此,她每天要爬上20多米高的燈塔開關燈、擦燈罩、打掃衛生。那時,姐姐們都已經出嫁,只有吳秋芳兩母女相伴在燈塔生活,唯一的娛樂來自一臺破舊的電視機。

  山上蛇多蟲多,吳秋芳獨自走山路去維護燈塔時總會感到害怕,“有一次遇到燈器出現故障,怎么都處理不好,想著干脆去打工算了。但想起我爸的遺言,就逐漸克服了氣餒的情緒!

  因為常幫父親扛氣瓶、挑電池,吳秋芳體力極好。每當到更換電池的時候,她往往將電池挑上山了,還要下去幫體力不好的男同事挑上來。1989年,單位考慮到女性燈守員工作艱辛,吳秋芳被調往三亞航標站負責財務工作。

  但心中熱愛燈塔的吳秋芳根本坐不住,仍常和其他航標工出海巡檢、維修燈浮標!霸诤I暇S護燈浮標的時候,一直會被風浪吹得晃來晃去,我從來都沒有‘暈標’的!眳乔锓颊f。

  而今,隨著科技發展,在后方用電腦就可對燈塔、燈浮標的工作狀態進行實時監控,吳秋芳和同事們不需要再頻繁出海。

  1996年,吳三婆去世后,吳秋芳姊妹遵照遺囑將母親安葬在父親的墓旁。

  2018年,吳秋芳退休了。她說:“我和父親都為燈塔服務了近三十年,對燈塔的感情無法用言語來表達,只有無盡的熱愛!比缃,吳秋芳外出旅游,只要看到矗立在海邊的燈塔,親切、親近之情油然而生。(完)

編輯:陳少婷
体彩20选5预测